寿县地方资讯

时尚新闻

移开压在女性身上的贞节牌坊:我被伤害了却没哭泣,不是我不纯洁

发布日期:2020-07-24 04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前阵子看了一部纪录片《Audrie & Daisy》和另一部影集《汉娜的遗言》,开始之前没有特别看简介,但碰巧两部影片的内容都是关于少女被强暴后自杀,杀死她们的凶手,并不单只是强暴者,还有周遭许多用异样眼光和批判态度看待他们的师长和同学,女孩们虽然是受害者,受到的谴责和人们的疏离,甚至比加害者还多。

「私生活太乱、不检点、不懂得保护自己、好脏、好恶心??」,这些无形的标签一一被贴在受害者身上。她们在这过程中,丧失了自己的自尊和价值感,强暴犯并不只是夺走了她们的身体,也毁灭了她们的灵魂,她们再也不是纯净和完整的「正常人」了,永远不可能是。

性侵受害者,被硬生生的夺走了贞节的牌坊,所以只能用血泪为自己重新打造一个。

借由让回忆不断的折磨自己,处于痛苦中,甚至是自杀,有意或无意地,受害者往往必须一再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自己还有告诉众人:「我不是自愿的,我不是随便的,我是纯洁的,所以我永远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痛苦。」假如有一天不痛苦了,似乎就表示自己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。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接受呢?

看完那两部片的结局时,我都忍不住痛哭,心疼那些女孩们。让我这一整周都相当情绪低落,因为我知道有太多女孩们,一生永远被压在贞节牌坊之下,无法解脱。

所以我想说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,一个过去我不愿对人说,只属于我的故事。

从小,我就是个性别认同很薄弱的人,会跟男孩们打架,也常跟着男生们混在一起,不示弱,不喜欢被当女生看待。高中时,男生们常在看A片和A漫,我会跟他们借来看凑热闹。到了大学,有个邻居是卖盗版A片的,我无聊到把他数百张的A片,全都看过一遍,各种奇奇怪怪的类型,看到都麻木。看A片并不是因为性需求,而是出于一种研究及好奇的心态,还有某种程度的好胜心,可以跟男生们说「老娘看的A片比你们任何人都多的」无聊的比较游戏。

大学时有门历史相关的课,教授要我们找一个主题去写研究报告,喜欢标新立异的我,毫不犹豫地又选择写「性文化」。我借了图书馆所有跟性文化有关的书籍,也找了网络上各种资料,这才发现比起A片来说,各种民族的性文化才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有些文化中,女性的性技巧是要由家中父亲或兄长亲自教导的,也有规定第一次要献给祭司、神祉雕像的,或是成年的那一天遇到的第一个男性,甚至与动物也并不是太罕见。有极度开放的性文化,也有极端保守的性文化,在不同的年代地区,交互影响着,各式各样的性文化,全部摊开来看时,其实是很难比较好坏的,而能否成为主流性文化,与是否更文明无关,而与国家的强盛度有关。那些强大国家的文化,也慢慢地汇聚成如今的主流文化,而其他的文化就慢慢消失及边缘化了。

一开始只是因为好玩选择研究性文化,却无意中开拓了我的视野和世界观,原来那些关于禁忌的性,其实更多是权力的游戏,而与情感无关。传统观念中的贞操观,是源自于女性是男性的附属品,女人的身体属于拥有她的男人,性的责任就是为了传宗接代,所以透过贞操观的教育,才能避免女性怀了其他人的孩子,以及能让男性完全掌控女性的身体,也因为如此,失去了贞操,女性就没有价值,因此贞操如命,是在这样的文化下被形塑出来的。

返回